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废后将军 > 第131章 去时

第131章 去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三十一章:去时
  
      在久无人居的宫殿深处,有一线阳光穿过窗棱的缝隙,照出跳跃起舞的浮尘。左苍狼的额头贴在慕容炎的下巴上,青色的胡茬扎得她有些刺痒。
  
      她伸出手,触摸他的脸庞,刚要开口,慕容炎摇头:“不要说话。”他将她揽进怀里,就这么安静地拥抱着。
  
      无边寂静之中,她又感觉到他的心跳,她伸出手,轻触他的脸,他低下头,火热的唇烫过她的手背。四目相对,岁月沉默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允昭走进来,看见角落里的二人,也没说话,只是向左苍狼作了个吃东西的手势。
  
      左苍狼听他说过慕容炎两日未曾进食的事,当然明白,说:“陛下,先吃点东西吧?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不说话,王允昭已经命人端了粥进来。左苍狼接过来,一勺一勺地喂他,他吃了几口,才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言语之中又有点不好了:“孤下旨召你入宫了?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无奈,说:“三殿下思念父王,吵着要回来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冷哼,终于还是问:“他也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嗯,陛下要见见他吗?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三两口喝完粥,扶着古董架站起来,说:“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跟他一起出去,等到出了这宫室,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,他方才的脆弱便消失得毫无踪迹。他的身姿依旧挺拔,眉宇之间自有一番果决与威重。
  
      左苍狼跟在他身后,他一边行往御书房,一边说:“传安阳王过来见孤。”
  
      王允昭应了一声,赶紧去办。左苍狼本想回南清宫,王允昭示意她留下来,她便随慕容炎一起去了书房。不一会儿,慕容宣过来,宫人呈上一盅莲子羹。
  
      左苍狼用小碗盛了喂他,慕容炎微微皱眉,终于还是张嘴吃了。
  
      宫人们俱都松了一口气,慕容宣跪在下方,说:“儿臣拜见父王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一别数年,你也长大了。起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再拜:“谢父王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抬手,示意宫人也盛了一碗羹给他。慕容宣谢恩之后,他问:“听说你在安阳洲颇有成就,周卓在奏章里对你赞不绝口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说:“不过是父王福泽庇佑,儿臣何德何能,怎敢居功?”
  
      慕容炎说:“有功就是有功,安阳洲的事,你处理得很好,不必谦虚。有功则当赏,既然你能治理安阳洲,孤便将小泉山也划给你。边城虽然荒凉,但却是大燕门户所在,好好打理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一怔,如果说安阳洲只是一个不毛之地,可以随意封赏的话,小泉山就不一样了。那可是当初俞国、孤竹、无终都在争夺的兵家重地。
  
      他再度下跪谢恩,慕容炎说:“你一路赶回来,也辛苦了,下去歇着吧。”
  
      等到慕容宣告退之后,慕容炎喝着粥,突然问左苍狼:“这次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替他擦了擦嘴,问:“再喝一点?”
  
      他又冷哼了一声,却总算没有拒绝。
  
      夜里,班扬再度过来侍疾的时候,王允昭拦住了她。她倒是心知肚明——那个人……又回来了吧?
  
      栖凤宫,姜碧兰说:“她一回来,陛下的身子倒是好了许多。”
  
      可晴陪坐在旁,说:“可不是,她可真是陛下的一剂良药。”
  
      姜碧兰再度提到左苍狼,言语之中倒也不见恨意,只是说:“听说她将三殿下教导得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可晴说:“她这个人,字也不识多少的。想那三殿下将来长大了也不过一个莽夫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姜碧兰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不是她宫里出来的吗,为什么每次提到她,总是充满怨恨?”
  
      可晴愣住,想了半天,竟也说不出憎恨她的原因。只有反问:“她害得娘娘家破人亡,娘娘不恨她吗?”
  
      姜碧兰低下头,继续绣手中的腰带,说:“若是从前,本宫定然恨之入骨。但其实……害得本宫家破人亡的,不是她。”
  
      可晴有些不解,她却再不言语。
  
      几天后,慕容宣准备返回安阳洲了。左苍狼把他送到西华门外,慕容宣欲言又止。左苍狼拍拍他的肩,说:“去吧,宣儿长大了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还是问:“你真的不跟我回安阳洲了?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不了,好好照顾你母妃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不放心,说:“你一个人在晋阳,我总是不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笑说:“没有殿下的时候,我一直是一个人在晋阳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想想,也是,他说:“那你等我回来,如果呆得不开心了,就来安阳洲找我。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目光低垂,笑着说: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这才上马,行出不远,复又回头,只见她还站在城下,衣袂飘举,似将乘风而去一般。他突然翻身下马,紧跑几步,猛地抱住了她。左苍狼一怔,许久之后,伸手拍拍他的背。
  
      慕容宣出了西华门,一直觉得路上有人跟踪。因为担心慕容炎猜疑,他跟左苍狼返回晋阳没有携带任何随从。是以返回之时,也是只身而返。但路上总觉得暗处有一双眼睛,他当然够警觉——晋阳城里想他死的人可不在少数。
  
      是以一路左绕右拐,最后进了林子就再不出去。不久之后,竟然有个和尚找了进来。慕容宣一脸困惑:“大师,你谁啊?”
  
      那和尚回过头来,虽然袈衣芒鞋,但居然长得还不错。他说:“阿左怕你遇险,让贫僧护你回安阳洲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说:“就凭你?一个和尚?”他笑,“如果真有人要杀我,你一个人能护得住啊?”
  
      那和尚也不跟他贫,说:“速速上路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宣说:“大师,你法号是什么?”大和尚不理他,他追着问:“阿左怎么会认识你的?为什么又从来没提过你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