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马前卒 > 2094:终战:

2094:终战: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毕万剑被誉为是文汇章,卫庄,曹冲,李挚之后的新一代领军人物,也是被天下公认的可与这四人并肩的武道高手,这十几年来,他仅仅出手过一次,便是在竹海之中殂杀李挚。也是这一战之后,让他的声望达到了顶峰。但正如之前他极少下竹山一样,此战过后,他再一次地将自己隐藏了起来。
  
  两大高手对面相恃,望台之上,除了文汇章,卫庄与秦风三人之外,其它的人都纷纷退了下去。
  
  “十年养剑,一朝出鞘,今日便让我来领教领教。”面对着毕万剑这样的人,曹冲此主必早已经摒弃了所有的外特萦绕,本质之上,曹冲是一个对于武道狂热之极的人物,要不然也不至于一辈子不娶,几乎将全部的身心都沉浸到了武道修练当中。
  
  “我占便宜了。”毕万剑简单地道。
  
  曹冲知道毕万剑所说的是什么意思,自己已经打了半日了,与他交手的不管是最早的野狗,还是后来的杨致傅抱石,都是宗师级别的高手,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消耗了不少,而毕万剑却是养精蓄锐,此时正是锋芒正锐之时。
  
  “所以,你先出手。”不等他作出反应,毕万剑再一次道。
  
  这个意思就是他要让曹冲出手先攻击一次了。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讲,可没有什么后法制人一说,谁能抢上先手,基本上就赢了三分,想要找到出手的机会,并不容易,看到毕万剑如此托大,曹冲不由得眯了眯眼睛。
  
  毕万剑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他敢这样做,自然是因为他有着绝对的自信,也就是说,这十年来,他已经完全消化了与李挚那一战所得来的感悟了。而这个级别高手的绝死搏杀所能带来的经验,可不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冥思苦想能够得到的。
  
  “如此,得罪了!”曹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跨前一步,前弓后箭,倒似是摆了一个架子一般,向前轻飘飘地挥出了一拳。
  
  望台之下,普通的士兵不明所以,但像李致闵若兮这些高手却是脸上齐齐变色,像曹冲这样的人,早已到了杀人于无形之间的境界,这一拳,竟然是摆上拳架子之后再一拳击出,可是想象得到他的对象毕万剑面临着什么样的冲击。
  
  只不过宗师级别的高手,出手之时,凝力于一点,几无一丝外力泄出,他们根本就无感而已。
  
  毕万剑本来平静的衣袂此刻突然向后齐齐飘起,便如有狂风自对面吹来,便连脸上肌肉也是如水波一般波动不已。一拳及面,碰到了他的防御圈子,顷刻之间便被一丝丝一缕缕地化解,望台之上另外三人身形微动,成了一个半圆的圈子,不见其形,只闻其音,台上波波之声响个不停,但却被三人尽数拦截在望台之上。
  
  曹冲一击之力不曾外泄,但被毕万剑化解之时,逸露出来的力量,却仍然恐怖之极。毕万剑向后退了一步,整个望台微微颤抖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垮塌。
  
  仅仅是退了一步而已,曹冲脸上露出遗憾之极的神色。
  
  毕万剑单手一拂,微微躬身,“还礼。”
  
  台下之人仍然没有任何感觉,但在毕万剑这一拂之后,曹冲的衣衫之上,陡然便传来了衣帛撕裂之音,一道道细密的裂缝无声无息的出现,与此同时,曹冲背手的山岩之上,哧哧之声不绝于耳,一个个寸许深的小洞蓦然出现。
  
  曹冲的身体僵在了原地,好半晌,突然波地吐了一口气。
  
  “好剑,我输了。”
  
  “承让!”毕万剑双手抱拳,深深一揖,向后退去。
  
  “天下第一,终是归你了。”曹冲道。
  
  退到一边的毕万剑摇了摇头:“你错了,我打不过他。”他的目光转向秦风,他抵达秦风的大营之后,两人有过一次切磋,最后毕万剑知难而退。
  
  曹冲的目光转向秦风,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错愕之色,好半晌才道:“秦风,我这一辈子,倒在一大半时间花在了这玉龙山底,能不能让我最后看一眼,你到底能不能打开那个秘密?”
  
  “自无不可!”秦风道,毕万剑这一击,已经断绝了曹冲的生机,此人,活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  
  曹冲点了点头,向后退去,步履却已经极是蹒跚难行了。
  
  秦风的目光看向曹辉。
  
  “虽然自知不是你的对手,但我仍会全力一击。”曹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提着刀走上前来,“我的功夫,皆在刀上。”
  
  “一样。”秦风笑了笑。
  
  “与我皇叔一样,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打开那沉积了上千年的秘密。”
  
  “当然。”秦风点了点头:“请。”
  
  曹辉自知这一战他连一点点侥幸的机会都没有,虽然他在这几年也勉强跨入了宗师的门槛,自身有了质的飞跃,但与曹冲,毕万剑这样的人根本毫无可比性,眼下曹冲败给了毕万剑,毕万剑又坦承自己不是秦风的对手,这一战,与其说是骄傲,不如说是秦风给他一个体面的死去的机会。
  
  刀光起,刀锋映着渐渐西落的阳光,直如霞光万道将整个望台完全笼罩在内,所有人的眼前,能看到只有一座刀山从天而降,平平地压向整个望台,似乎这一刻,望台上的所有物事,都会马上被剁成齑粉。
  
  刀光落,人还是那些人,甚至连位置都不曾移动过。只有那把刚刚闪烁了无数道光芒的战刀,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碎片。
  
  秦风如同先前没有出过手一般,还是负手站在那里,曹辉手中却只剩下了一个刀把,好半晌,那刀把才啪哒一声落在了地上。
  
  曹辉在转瞬之间,似乎老去了数十岁。
  
  “曹云,山下还要打吗?”秦风指着山下的明齐两军,“最多明天,我麾下大军便将齐集长安。”
  
  曹云沉默了片刻:“可保我曹氏一族宗庙否?”
  
  秦风一笑:“秦,楚,越三家宗庙,至今安然无恙,三家子孙,愿意去祭拜的,也从无人阻拦,我能毁掉这些宗庙,却毁不掉这一段历史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”
  
  “果然是胸怀广阔,难怪我不如你。”曹云长叹一声,对一名奔过来扶着他的侍卫道:“你,去传我旨意给郭显成,曹著等人,大齐投降了。”
  
  亲卫跪地大哭,望台左右,被围的齐人齐齐落泪。
  
  “去吧,多拖延一刻,便会多死一些人,已经没有必要了。”曹辉踢了这个亲卫一脚,低声道。
  
  亲卫大哭着起身向着山下奔去。
  
  秦风向着望台之后那个幽深的通道走去,文汇章与卫庄两人紧紧跟上,两人的中间,曹冲被两人一人一只胳膊地架着,此刻的曹冲,已是连移动一步也极是困难了。
  
  闵若兮紧跟着上前,在她的身边,曹云一只手托着曹辉。看到两人步履艰难的模样,闵若兮挥了挥手,身边的瑛姑与霍光上来,一边一个架住了两人。
  
  “她还好吗?”曹辉突然问道。
  
  闵若兮一怔,旋即明白过来曹辉问得是谁。
  
  “她很好,舒畅对她的爱之深你也是清楚的,这世个,恐怕没有哪一个女人有她那样幸福了。”闵若兮看着曹辉,一字一顿地道。
  
  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曹辉低声道,嘴里似乎还在喃喃地说着什么,但终是不可闻,几人都是停下了脚步。
  
  “他死了。”瑛姑看着闵若兮,道。
  
 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,月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会不会很伤心?离开越京城的时候,王月瑶来见过自己一次,几次欲言又止,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便离开了,但闵若兮知道她想要说得是什么。
  
  看破不说破,闵若兮不会应承,一切随缘就好。每一个人都有一段珍贵之极的情感,月瑶与曹辉之间,便是一个懵懂姑娘的第一次恋爱,刻骨铭心自然是难免的。
  
  抬头看向前方秦风的背影,心里不由很是庆幸,这是自己的第一次,也是自己的唯一的一次,天下之幸事,也莫过于此吧。
  
  闵若兮快步向着前方的秦风追了过去。
  
  一路走过了悠长的通道,秦风耳边蓦然传来了熟悉的旋律之声,心头大震,猛然停住了脚步,怔忡了好一阵子,这才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向前挪进了大厅。
  
  他终于见到了那个沉积千年的秘密。
  
  在他的面前,整整一面墙壁之上,画面正在一桢桢地放过,那山,那河,那海,那城,还有那正在徐徐展开的旗帜,于他而言,是那样的熟悉。
  
  熟悉的旋律再一次在耳边响起,这一刻,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,他情不自禁地和着旋律,高声歌唱了起来。
  
  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!”
  
  歌声激昂地在宽敞的大厅之中回荡,所有人都面露疑惑之色地看着秦风,闵若兮担心地走了过来,轻轻伸手挽住了秦风的胳膊。
  
  美丽的山河壮丽景色渐成过去,钢铁丛林重新闪现,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战争场景在所有人面前快速地闪过。
  
  当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铺满整个墙壁的时候,旋律之声戛然而止,秦风仍然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  
  “不一样了!”文汇章突然大叫起来。
  
  过往,他们看到这里的时候,那面红旗都是徐徐收起,然后一切从头再来,但这一次,旋律已经停止,但那面红旗却仍然在墙壁之上飞扬。
  
  满屏的红色渐渐淡去,一个人影出现在墙壁之上,由模糊到清晰。
  
  “李清大帝!”曹冲,曹云都是失声大叫了起来。那张面容,皇宫之中有不少的画像,他们都是极其熟悉的。
  
  “嗨,兄弟!”李清的开场白,让众人在震惊于麻木之中,又多了一丝呆滞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